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 > 节能减排

河北全力推进"气代煤""电代煤"取暖 转身清洁能源 拥抱一方蓝天

2017/2/23 8:20:41 来源:中国钢铁产业网信息中心 编辑:细雨青春

数九寒天,取暖是北方城乡的重大民生。

多少年来,烧煤取暖天经地义。可烧煤往往伴生空气污染,弊端显而易见。

不烧煤,取暖怎么办?河北省2016年在各地推广“气代煤”“电代煤”等替代措施。然而,对烧惯了煤的普通百姓而言,从烧煤转向用电、用气等取暖,操作起来并非易事。在此过程中,政府如何引导?群众能否受益?记者走进普通百姓家,探究问题答案。

“禁煤”有补贴

推动燃煤替代工作顺利过渡

河北省于2016年10月召开了“电代煤”“气代煤”工作调度会。记者此后走访的河北多个地市中,燃煤替代均在有力推进中。

在保定市,主城区“电代煤”工程将涉及约96个老旧小区,6条主线7条支线的土建和电气工程已全部开工,共将完成地下管线16.5万余米的铺设;在沧州市,通过推进“电代煤”和“气代煤”等,将压减替代农村散煤154万吨;在张家口市,中心城区目前已有近30家单位完成了燃煤锅炉“气代煤”工程,能源结构得以完善,减少了污染排放。

在河北的环京津地区,实施力度进一步加大。2016年6月环保部下发的《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强化措施(2016—2017年)》,将京昆高速以东,荣乌高速以北,天津、保定、廊坊市与北京接壤的区县之间区域划定为禁煤区。在禁煤区,除煤电、集中供热和原料用煤企业包括洁净型煤加工企业用煤外,2017年10月底前须完成燃料煤炭“清零”任务,这涉及河北省的18个县(市、区),主要分布在保定、廊坊两市。

河北省于2016年9月出台了《关于加快实施保定廊坊禁煤区电代煤和气代煤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兼顾群众的承受能力,农村实施“电代煤”“气代煤”将享受到一系列补贴政策,包括设备购置补贴、用电用气补贴、不再执行阶梯电价和气价等。其中,“电代煤”“气代煤”设备购置分别补贴85%、70%,每户最高补贴金额分别不超过7400元、2700元;采暖期居民用电补贴0.2元每千瓦时,每户最高补贴电量1万千瓦时,用气补贴1元每立方米,每户每年最高补贴气量1200立方米,以推动燃煤替代工作顺利过渡。

入户消顾虑

让村民很快“上手”

廊坊地处北京、天津之间,成为控煤的核心地带。记者从廊坊市发改委获悉,全市“气代煤”和“电代煤”共涉及2302个村街、626023户居民。其中,仅“气代煤”一项就涉及2017个村街、556070户居民,占据全市燃煤替代的支配地位。

对于村民而言,要从用了几十年的“燃煤取暖”忽然转向“天然气取暖”,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。紧邻北京南部的河北固安县纪家营村,属于划定的禁煤区,要求严控燃煤。一方面,村里的大喇叭一直广播“气代煤”的通知,另一方面,驻村干部以及由村支部专门挑选的村里德高望重、说话有分量的村民代表,正入户给村民讲解政策。

“一小部分村民一开始接受不了,主要还是不太了解情况。比如担心燃气价格偏高等等,我们把政府的补贴政策给他们讲清楚,把账算明白,村民接受起来就容易一些。”纪家营村68岁的村民代表徐万发说。

截至1月初,纪家营村“气代煤”进展顺利,土方工程、主管道安装均已完毕,试压也已结束,入户安装已完成超过80%。

在廊坊市最南部的大城县,这里相对远离京津地区,尽管未被划入禁煤区,但为了配合全省大气污染治理的总体部署,一些区域已经开始“气代煤”的试点工作。在平舒镇,共有8个村街纳入试点。家住南关村的肖巧玲大姐告诉记者,她担心燃气炉子安装后会不会丢,另外,“往煤炉添煤我会,那个气炉子怕不会用”。

为了打消村民的顾虑,平舒镇专门印发了关于燃气炉安装后如何使用的“明白纸”,让村民能很快“上手”。

多条腿走路

探索多元化燃煤替代方式

相对于烧煤,不少村民对于燃气取暖或电取暖等清洁供暖方式也满怀期待。

“每点一次,身上、炉子旁,全是黑灰。”在保定市徐水区东史端乡南营村村民刘海星看来,烧煤实际上并不方便。

廊坊市固安县纪家营村村民徐博告诉记者,烧煤不仅脏,而且不方便。“煤炉子供热不稳定,持续性也差,早晚中间都得添煤。听说燃气取暖既干净,又稳定,应该还是不错的。”

宜气则气,宜电则电。目前,河北各地“气代煤”和“电代煤”的施工进度不一,大部分地区仍在施工,有一小部分地区进入了最后的安装调试阶段。

发展清洁煤技术是未来的方向,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除了使用气暖和电暖等方式,一些地区根据自身实际,已经开始探索多元化的燃煤替代方式,以推动清洁取暖的进行。

在廊坊市大城县,当地于2016年8月启动实施了集中供热建设工程。工程以大城县琦泉生物质发电项目的余热为热源,总投资1.18亿元,于2016年供暖季前顺利完工。据了解,此工程为PPP项目,共涉及17个居民小区和24个机关事业单位,成功淘汰燃煤锅炉27台,使3万多人受益,且全程绿色无污染。“目前的供暖面积约75万平方米,而项目总供暖面积可达300万平方米,因而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。”琦泉公司总经理李红林说。

在固安县南王起村,这里在积极推进“气代煤”的同时,已经开始试点利用太阳能供暖。46岁的村民田文英告诉记者,目前设备免费安装,自己只需要负责家里的管道改装费用即可。太阳能设备不仅能取暖,还能做饭,并自动储热。当太阳能热不足时,可切换至该设备中自带的燃气取暖,作为应急补充。“以前烧煤采暖一年至少5000元钱,改用太阳能了,2015年只花了1000元。要让我们回到以前烧煤的时候,怕是很难再适应喽。”田文英笑着对记者说。


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钢铁科技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。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 打印该页


专家学者更多

 姓名:李运刚
李运刚, 1958年生,博士,教授,硕士生导师。现任河北理工大学冶金与能源学院院长,中国...
 姓名:张玉柱
张玉柱, 1956 年生,博士,教授,硕士生导师,东北大学、燕山大学博士生导师。现任河北...
 姓名:苍大强
苍大强,1949年3月出生毕业于东北工学院钢铁冶金炉专业 现任北京科技大学生态系主任、教...